首頁 數字經濟正文

數字經濟時代的數字勞動

  在全球化和大數據興起的時代背景下,數字化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趨勢。隨著ICT(信息通訊技術)和數字媒體技術的飛速發展,數字勞動同樣成為當今世界和中國經濟發展中不可小視的勞動形式。作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信息溝通交流與傳播媒介事務研究所(CAMRI)主任,克里斯蒂安·福克斯(Christian Fuchs)教授同時也是數字信息方面相關刊物的編輯,該刊側重于信息溝通交流、資本主義及批判領域等方面。福克斯關于數字勞動的思想理論體系所進行的系統研究,對于推進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理論的當代化發揮了積極作用。

  界定數字勞動的兩種路徑

  “數字勞動”一詞,最早出現在意大利學者蒂齊亞納·泰拉諾瓦(Tiziana Terranova)的《免費勞動:為數字經濟生產文化》(2000)一文中。隨后,以“數字勞動”為主題的學術會議陸續召開。2014年,英國學術期刊《傳播、資本主義和批判》組織刊發了題為《全世界哲學家團結起來,理論化數字勞動和虛擬工作》的論文集。其中,福克斯教授詳盡地闡述了西方馬克思主義數字勞動批判性理論。同年,他出版了《數字勞動與卡爾·馬克思》(Digital Labour and Karl Marx)一書,對數字勞動思想進行了系統闡發。

  從學界對數字勞動概念的界定看,大致可分為兩種路徑:一是后結構主義者的文化研究路徑,以蒂齊亞納·泰拉諾瓦為代表;二是馬克思主義者的政治經濟學路徑,以克里斯蒂安·福克斯為代表。

  文化研究路徑認為,數字勞動是和傳統物質勞動有著顯著區別的“非物質化勞動”模式。在泰拉諾瓦看來,數字勞動是免費勞動的一種表現形式,是指知識文化的消費被轉化為額外的生產性活動,這些活動被勞動者欣然接納的同時,勞動者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剝削。因此,他將數字勞動者稱為網奴,并認為數字勞動普遍存在于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中。

  福克斯對數字勞動概念作出了政治經濟學范式的具體闡釋和解構。在他看來,數字勞動是指知識文化的消費被轉化為額外的生產性活動,這些活動被勞動者欣然接納的同時,勞動者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剝削。數字媒體領域是文化產業和文化勞動一個特定的子系統,數字勞動是涉及數字媒體的生產和生產性消費的文化勞動的具體形式。數字勞動是生產性勞動,包括硬件生產(制造者)、內容生產和軟件生產者(作曲者)的勞動和生產性使用者(生產消費者、演奏者)的勞動。

  福克斯指出,數字勞動是異化的勞動:數字勞動與自身異化、與工具異化、與勞動對象異化、與勞動產品異化。這意味著在資本主義媒體行業中,可能遭遇異化和剝削的不同形式。

  福克斯還指出,數字勞動的不同形式是和數字勞動的國際分工(IDDL)相聯系的,其中,所有勞動都是必需的,因為數字媒體的存在、使用和應用是非聯系的、孤立的,并且固化成為一個系統的部門。IDDL概念的好處在于,突出了資本和勞動之間的階級關系,以及在階級斗爭過程中資本試圖通過降低整個薪水成本(通過生產過程的全球擴散)來增加利潤。它也是一個圍繞工人反對資本主義重建的負面效應而斗爭的概念。

  數字勞動:基本維度和基本形式

  數字勞動的基本維度包含了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商品化、意識形態、剝削和主體性等方面。不論是在后結構主義理論框架中理解數字勞動,還是沿著傳播政治經濟學之父達拉斯·斯邁茲的路徑展開分析,或是以文化批判理論的視角進行審視,均與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和政治經濟學批判學說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有學者探討了信息資本主義和互聯網的剩余價值計算問題,認為剩余價值的生產可能并不與數字勞動時間(用戶關注時間)相關,而是日益依賴于金融市場;也有學者分析了數字化時代生產方式的轉變,并采用過程哲學、客體導向的本體論等概念,探討如何衡量數字勞動的問題。福克斯則回到馬克思主義,從歷史唯物主義、唯物辯證法角度彌補相關研究的不足,運用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意識形態理論、階級分析法,并借鑒西方馬克思主義者斯邁茲和馬爾庫塞的觀點,對數字勞動的維度展開全面的分析與探討。

  當前,學術界所談的數字勞動主要包括三種形式。一是互聯網專業勞動,通常指由擁有一定技術知識的人員所進行的與技術性相關的工作,包括程序編程、網站設計、應用軟件開發等,以及非技術性人員所進行的管理與日常工作。二是無酬數字勞動,是為數字媒介公司生產利潤卻得不到報酬的在線用戶勞動。無酬數字勞動具有以下特性:固有的自治權、受剝削的本質、存在對抗與斗爭的主體力量、協同合作的內在本質、對主體性建構的生命政治影響。三是受眾勞動與玩樂勞動。與彰顯了用戶生產性與主體性(如個人信息發布、網頁創建、資料上傳等)的勞動形式相區別,受眾勞動以用戶的消費性為特點,是用戶在互聯網上閱讀、瀏覽與收聽時所進行的消費活動,這些行為被資本積累所覬覦,是媒介生產的一部分。玩樂勞動則主要指用戶為了獲取樂趣在網絡上進行的一系列具有娛樂性質的活動,如閑聊、網絡游戲、音樂欣賞與影視觀看等,這些活動也為媒介公司生產了更多的資源和數據。這種形式消解了傳統的玩與勞動的對立關系,模糊了娛樂與工作的時空邊界。

  通過對數字信息技術產業的全球生產案例分析,福克斯指出,數字勞動不僅僅包括數字內容生產的形式,還包括農業、工業、信息等勞動形式,正是這些勞動形式使數字媒介得以存在和發展。在他看來,古典奴隸制、封建主義以及一般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并存于當今ICT價值鏈中。例如,被奴役的非洲礦工萃取數字產品所需礦物質所面臨的極其惡劣的勞動條件,新帝國主義通過工程外包從印度軟件工程師的勞動中榨取超額利潤,等等。這些不同的數字勞動剝削方式,構成了一個全球的剝削網絡,創造了資本主義在ICT行業的各種利潤形式。因此,盡管在全球價值鏈下,存在著不同形式的數字勞動的國際分工,但所有勞動形式的共同特點是,人類的勞動力被剝削。

  數字勞動:挑戰及啟示

  在帶來信息化、便捷化的同時,數字勞動背后所包含的社會現實問題亦十分嚴峻,數字勞動的異化導致大量工人失業,貧富差距加大。福克斯指出,商品經濟時代,勞動工人是勞動力市場的主要力量;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數字化技術所賦予的數字勞動使得數字一體化占據了市場的核心地位,這意味著勞動工人將逐漸被數字化勞動技術所代替。這一轉變要求政府和社會在轉型中扮演好“轉型調控”的角色,讓更多的知識型就業者通過專業化的數字技術培訓參與到數字勞動這一新的發展平臺上,更好地服務于民,服務于社會。同時,應該加大對普通勞工的上崗培訓,幫助他們在數字時代有更大的發展和晉升空間。

  福克斯認為,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與通信技術改變了勞動力市場的位置與形式,將勞動的場所從工廠轉移到網絡、轉移到個人的電腦與手機,并通過宣傳和意識形態灌輸讓人們心甘情愿地免費勞動。然而歸根到底,資本對勞動者的剝削沒有變——只能說是變得更殘酷了。但是,當資本家通過科技工具剝削勞動者,同樣的工具也在增強勞動者的能力并幫助他們團結起來,使他們有可能在他們熟悉的數字世界里反抗資本家的剝削。同樣地,面對大數據時代互聯網對人類生活的沖擊時,應該更加注重社會公平與正義,減少對勞動者和使用者的剝削。

  正如批判理論告知我們為了一個更好的世界要進行潛在和實際的斗爭一樣,數字勞動的理論和分析對于我們借助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視角去研究“互聯網+”及經濟領域的現實問題,提供了具有啟發性的視角,這也表明了超越資本主義的一種可能性。

  (作者單位:西安建筑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點擊進入【2017數博會專題】

http://www.blogurl.cn/zhuanti/node_8880.htm

關于數博會

  數博會作為全球首個大數據主題博覽會,秉承“國際化、專業化、高端化、可持續化、產業化”的核心理念,旨在為全球范圍大數據領域專業人士和企業提供行業前沿資訊、熱點動態以及合作交流平臺,促進大數據行業的技術發展和應用。數博會已成為全球大數據領域的盛會。

  2017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將于5月26日-29日在貴陽市舉行,它將繼續聚焦大數據的探索與應用,展示大數據最新的技術創新與成就,成為中國最具國際化和產業化的高端專業平臺。

數博會官方微信二維碼?

?

責任編輯:陳近梅

分享: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