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正文

《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發布

日前,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根據規劃,到2025年,技術創新能力顯著提升,關鍵技術攻關取得重大突破,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現代產業體系新支柱,謀劃布局一批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初步建成帶動長三角新興產業協同發展的技術策源地,引領全國新興產業發展的戰略創新高地,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打造一批世界級新興產業集群。

規劃提出,重點打造以三大產業為核心的“9+X”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體系。其中,“9”個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領域包括: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三大核心產業,以及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航空航天、信息通信、新材料、新興數字產業等六大重點產業。“X”是指前瞻布局一批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重點布局光子芯片與器件、類腦智能等先導產業。

發展目標:

——產業規模邁向新臺階。到2025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全市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0%以上,增加值超過1萬億元,經濟發展主引擎作用更加突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上海高地基本形成。

——重大創新實現新突破。建成一批重大產業創新平臺和基礎設施,在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空天海洋、新材料等領域實現重大技術突破,掌握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關鍵核心技術,參與制定一批國際標準,涌現一批填補國內空白、具有世界級影響力的創新成果。

——結構優化呈現新水平。到2025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總產值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進一步提升,全市高新技術企業數量突破2.6萬家,形成一批百億銷售、千億市值的領軍企業。數字技術全面賦能傳統產業發展,新業態、新模式持續涌現,發展質量和效益顯著提升。

——集聚發展形成新格局。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化發展,基本形成全域協同、重點突出的空間布局,打造若干個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新興產業集聚區。在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形成若干千億級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

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十四五”規劃

為進一步推動本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根據《上海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制定本規劃。

一、發展基礎

(一)發展現狀

“十三五”時期,上海大力培育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核心技術、關鍵產品不斷突破,自主創新能力顯著增強,發展質量持續提升。

1.產業規模不斷壯大。“十三五”期間,全市戰略性新興產業保持快速增長態勢,產業增加值由2015年的3746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7328億元,占全市生產總值比重從15%提高到18.9%。其中,制造業部分增加值由1673億元增長至2960億元,年均增速12.1%,比同期全市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速高5.8個百分點;制造業產值從8064億元增長至13931億元,占全市規上工業總產值比重從26%提高到40%;服務業部分增加值由2073億元增長至4368億元,年均增速16.1%,比同期全市服務業增加值年均增速高5.2個百分點。重點產業不斷集聚壯大,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占全國比重超過20%,生物醫藥產業科創板上市企業數量占全國總數1/4,人工智能產業重點企業超過1150家。

2.創新能力持續提升。“十三五”期間,全社會研發經費投入逐年遞增,占全市生產總值的比重由2015年的3.7%提高到2020年的4.1%。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實現突破,集成電路先進工藝實現量產,7納米和5納米刻蝕機進入國際先進生產線,桌面CPU、千萬門級FPGA等關鍵產品達到國際主流水平,12英寸大硅片實現批量供應。結直腸癌新藥呋喹替尼等創新藥物,先進分子成像設備全景PET/CT、首個國產心臟起搏器等原創醫療器械獲批注冊上市。全球首款人工智能云端深度學習定制化芯片發布。

3.新興業態蓬勃發展。5G、人工智能、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快速發展,持續賦能實體經濟,傳統業態加速向智能化、數據化、信息化轉型發展。上海工業互聯網核心產業規模達到1000億元,已培育15個具有國內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建成94個示范性智能工廠,帶動12萬中小企業上平臺。“張江在線”“長陽秀帶”在線新經濟生態園相繼運作。

4.空間布局逐步優化。浦東新區集成電路和生物醫藥、徐匯區人工智能、楊浦區信息技術服務獲批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閔行、徐匯、楊浦、嘉定、松江、張江、臨港等重點區域初步形成特色鮮明、創新活躍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集聚區。張江科學城匯聚2.2萬家創新型企業,擁有外資研發中心171家,在集成電路設計、芯片制造、新藥研發等領域均處于國內領先地位,“張江研發+上海制造”的協同發展格局逐步形成。臨港新片區工業總產值超1000億元,年均增幅達到30%,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等新興產業,加速建設“東方芯港”“生命藍灣”“信息飛魚”等特色產業園。閔行、徐匯、嘉定、奉賢、金山、青浦等生物醫藥產業園區成為全市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主要載體,聚集了本市80%的規模以上生物醫藥企業和營業收入。

5.創新生態不斷完善。全力推進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三大產業高地“上海方案”,各項重點任務加快落地實施。全面創新改革試驗成效顯著,圍繞科技成果轉化、科技金融等領域,國家授權上海先行先試的10項重大改革舉措已全面落地,并出臺《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和《進一步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增強科技創新中心策源能力》等70余個地方配套法規政策。上海集成電路產業基金一期募資近500億元,生物醫藥產業股權投資基金、人工智能產業投資基金正式啟動。全市高新技術企業數量超過1.7萬家,國家大學科技園14家,眾創空間500余家,服務中小科技企業和團隊近3萬家。

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雖然發展迅速,但所面臨的瓶頸問題也逐漸凸顯。在市場主體方面,缺乏有競爭力的領軍企業,新興領域的龍頭企業還不夠多,獨角獸企業仍需加大培育力度,部分領域的重點企業品牌優勢和影響力下降。在市場要素方面,人才競爭加劇,高層次產業人才供給能力不足對新興產業發展的制約愈發明顯,支撐關鍵技術研發的產業創新基礎設施仍需進一步加強。在市場機制方面,部分國有企業向新興產業轉型的動力不足,全社會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環境氛圍仍需優化。

(二)發展形勢

“十四五”時期,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面臨著更加深刻復雜的內外部發展環境,但仍處于全面提升產業能級的關鍵時期,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

1.國際環境日趨復雜,全球化協同創新體系面臨新的挑戰。上海要進一步加強科技創新,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找準自身定位,在危機挑戰中搶抓發展先機,在外部變局中開創發展新局,堅持對外開放,加強國際合作,強化自主創新能力,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更好地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

2.新興技術與產業深度融合,顛覆性技術加速孕育。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以5G、人工智能、區塊鏈為代表的新興數字技術加速向各領域廣泛滲透,與生物、能源、汽車等產業深度融合。腦機融合、光子芯片、氫能源存儲與利用等先導性、顛覆性技術發展迅速。上海應發揮高端資源集聚、科技創新活躍、應用場景豐富等優勢,加強新興數字技術創新應用,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同時面向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方向,謀劃布局一批先導產業,為未來產業發展奠定基礎。

3.我國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上海面臨新任務新使命。當前,我國正邁向經濟高質量發展新階段,科技自立自強成為發展的戰略支撐。上海要以國家戰略為引領,重點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車等領域,打造相對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產業鏈和供應鏈,當好新時代改革開放排頭兵和創新發展先行者。

二、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上海重要講話和在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搶抓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圍繞強化“四大功能”、深化“五個中心”建設的總體目標,以增強自主創新能力為主線,以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為方向,以重大項目和重要平臺為抓手,以人才引領戰略和浦江之光行動為支撐,發揮浦東高水平改革開放和臨港新片區的制度創新優勢,主動融入全球創新網絡,匯聚創新要素資源,全面培育創新創業主體,優化空間布局結構,完善產業創新生態,持續強化長三角區域的產業協同聯動,打造若干世界級新興產業集群,為上海構建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鏈接提供堅實支撐。

(二)基本原則

——創新引領。堅持創新在發展中的核心地位,強化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雙輪驅動”,主動承擔國家重大戰略任務,構建市場化和政府投入協作并舉的新型體制,加強開放合作、協同創新,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全面增強自主創新能力,搶占產業發展制高點。

——重點突破。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加強創新資源整合,全面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發展能級。瞄準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環節,以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和顛覆性技術創新為突破口,努力實現核心技術自主可控。

——融合發展。主動順應全球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新趨勢,推動新興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全面提升數字核心產業能級。促進戰略性新興產業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壯大經濟發展新引擎。推動重點領域軍民融合發展。

——前瞻布局。堅持面向未來、超前謀劃,主動布局一批代表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方向的先導產業,加強前瞻性、探索性的技術研究,強化前沿創新的引導作用,促進更多領域實現跨越和趕超,搶占未來產業發展先機。

(三)總體思路

貫徹落實國家戰略部署和任務,發揮上海優勢,聚焦重點領域,推動創新鏈、產業鏈融合布局,全力推動落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上海方案”,通過產品結構轉型、數字技術賦能等手段,推動汽車、裝備、鋼鐵、石化等傳統產業加快向戰略性新興產業轉型發展,推動以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為特征的數字經濟加速發展,重點打造以三大產業為核心的“9+X”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先導產業發展體系。其中,“9”個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領域包括: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三大核心產業,以及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航空航天、信息通信、新材料、新興數字產業等六大重點產業。“X”是指前瞻布局一批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重點布局光子芯片與器件、類腦智能等先導產業。

(四)發展目標

到2025年,技術創新能力顯著提升,關鍵技術攻關取得重大突破,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現代產業體系新支柱,謀劃布局一批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初步建成帶動長三角新興產業協同發展的技術策源地,引領全國新興產業發展的戰略創新高地,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打造一批世界級新興產業集群。

——產業規模邁向新臺階。到2025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全市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0%以上,增加值超過1萬億元,經濟發展主引擎作用更加突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上海高地基本形成。

——重大創新實現新突破。建成一批重大產業創新平臺和基礎設施,在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空天海洋、新材料等領域實現重大技術突破,掌握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關鍵核心技術,參與制定一批國際標準,涌現一批填補國內空白、具有世界級影響力的創新成果。

——結構優化呈現新水平。到2025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總產值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進一步提升,全市高新技術企業數量突破2.6萬家,形成一批百億銷售、千億市值的領軍企業。數字技術全面賦能傳統產業發展,新業態、新模式持續涌現,發展質量和效益顯著提升。

——集聚發展形成新格局。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化發展,基本形成全域協同、重點突出的空間布局,打造若干個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新興產業集聚區。在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車等領域形成若干千億級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

三、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重點

(一)集成電路

以國家重大戰略任務為牽引,強化創新平臺體系建設、關鍵技術攻關和重大項目布局,持續提升產業能級和綜合優勢。“十四五”期間,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年均增速達到20%左右,力爭在制造領域有兩家企業營收穩定進入世界前列,在設計、裝備材料領域培育一批上市企業。到2025年,基本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集成電路產業創新高地。先進制造工藝進一步提升,芯片設計能力國際領先,核心裝備和關鍵材料國產化水平進一步提高,基本形成自主可控的產業體系。重點發展:1.集成電路設計。提升5G通信、桌面CPU、人工智能、物聯網、汽車電子等核心芯片研發能力,加快核心IP開發,推進FPGA、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IGBT)、高端微控制單元(MCU)等關鍵器件研發。提升集成電路設計工具供給能力,培育全流程電子設計自動化(EDA)平臺,優化國產EDA產業發展生態環境。2.制造和封測。擴大集成電路成熟工藝產線產能,提高產品良率,提升先進工藝量產規模,繼續加快先進工藝研發。提升特色工藝芯片研發和規模制造能力。進一步提升先進封裝測試產業規模。3.裝備和材料。加快研制具有國際一流水平的刻蝕機、清洗機、離子注入機、量測設備等高端產品。開展核心裝備關鍵零部件研發。提升12英寸硅片、先進光刻膠研發和產業化能力。

(二)生物醫藥

以關鍵技術攻關和高端產品研制為主線,布局建設一批創新設施和轉化平臺,優化全市產業空間布局和公共配套。“十四五”期間,生物醫藥產業規模年均增速達到8%左右,加速培育壯大一批本土創新型企業,持續引進一批龍頭企業。到2025年,實現生物技術藥物、新型生物醫學工程產品制備等一批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加快創新成果產業化,基本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生物醫藥產業創新高地。重點發展:1.創新藥物及高端制劑。圍繞新靶標、新位點、新機制、新分子實體,重點發展抗體藥物、新型疫苗、基因治療、細胞治療等高端生物制品,靶向化學藥及新型制劑,現代中藥等。2.高端醫療器械。重點發展高端影像設備、高端植介入器械及耗材、手術治療及生命支持設備、高端康復輔具、體外診斷儀器和試劑、生物醫用材料等。3.生物技術服務。推動臨床前及臨床合同研發(CRO)、合同研發生產(CMO/CDMO)等服務,推動人工智能輔助藥物開發、數字醫療解決方案等技術融合應用。

(三)人工智能

以提升基礎創新能力和釋放應用場景雙輪驅動,強化創新策源、突破底層技術,推動人工智能產業集群發展。“十四五”期間,人工智能產業規模年均增速達到15%左右,一批獨角獸企業加速成長,一批龍頭企業持續落地,全產業鏈布局基本成形。到2025年,總體發展水平進入國際領先行列,人工智能成為推動上海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驅動力量,基本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創新發展高地。重點發展:1.智能芯片。重點推動通用計算GPU研發與產業化;面向智能圖像識別、智能駕駛等應用,研制深度學習云端定制系統級芯片(SoC)以及“芯片+軟件平臺+服務器”的云端智能服務器。2.智能軟件。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通用性人工智能操作系統和控制軟件;研發基于CPU/GPU異構體系的云計算服務平臺;研發同時支持邏輯推理、概率統計、深度學習等范式的統一計算框架。3.自動駕駛。突破高級輔助駕駛系統(ADAS)核心技術,重點開發激光雷達、毫米波雷達與攝像頭融合一體化傳感系統;攻克半封閉場景的無人駕駛技術;搭建人、車、路協同數據系統。4.智能機器人。研發基于自主決策視覺控制器的智能工業機器人;推動智能服務機器人的研發與產業化,突破模態情感計算和語義識別技術,研制服務機器人分布式操作系統,推動類人教育機器人實現產業化;布局研發微尺度手術機器人、單孔內窺鏡手術機器人、康復干預與輔助機器人、納米機器人等智能醫療機器人。

(四)新能源汽車

到2025年,上海新能源汽車制造業產值達到3500億元左右。純電動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比重進一步提升,推動重點汽車制造企業加速向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轉型,培育一批銷售規模百億級汽車零部件中小企業。重點發展:1.純電動和燃料電池汽車。加快動力電池技術突破,提高電池能量密度、安全性和電池壽命,推動高功率密度驅動電機及控制系統向系統集成化、結構輕量化、控制智能化方向發展。推廣氫燃料電池汽車逐步進入市場應用,突破膜電極、電堆、質子交換膜等系統關鍵零部件核心技術,降低燃料電池汽車成本,完善加氫站布局。2.智能網聯汽車。支持相關企業加強合作,聯合開展車規級芯片、車載操作系統、車載人工智能計算平臺、車聯網通信、激光雷達、毫米波雷達、專業測試設備、線控執行系統(制動、轉向)、高精度地圖、傳感器等技術及裝備研發,探索特定場景下智能網聯汽車商業化運營及應用。3.新型汽車服務。發展新能源汽車電池回收、共享出行、智能網聯汽車測試、展示交易等多種類型的服務。

(五)高端裝備制造

到2025年,上海高端裝備制造產值達到3000億元左右。著力優化船舶產業產品結構,大力推動機器人、能源裝備、節能環保裝備、軌道交通、高端機床等成套裝備與系統的工程應用和產業化,促進產業鏈協調發展。

船舶海工。推動主力船型和海工裝備結構升級,高端船舶占比達到60%。提升配套設備的設計能力和制造水平,船用低速柴油機全球市場份額力爭達到30%。重點發展:1.高端船舶。加快推進液貨船、大型集裝箱船、綠色環保智能型散貨船等主力船型系列化研發,重點突破豪華郵輪等高端船型;2.船舶配套系統和設備。提高動力設備、船用電子、電氣設備等設計制造水平,重點突破雙燃料柴油機、液化天然氣燃料供氣系統、低溫液貨系統等核心配套產品和系統;3.海洋工程裝備。加快推進浮式生產儲卸裝置(FPSO)、起重鋪管船、物探船、鉆井平臺等主力海洋工程裝備,開發破冰船、大型浮式結構物、深海養殖等新型海洋裝備;4.海工裝備配套系統和設備。提高動力定位系統、降鎖緊系統、自動控制系統、水下鉆井系統、水下長距離提升系統等關鍵配套設備設計制造水平。

智能裝備。著力提高智能制造核心裝備與部件的性能和水平,形成上海智能制造新品牌,推動智能制造裝備邁上新臺階。重點發展:1.制造系統。面向汽車、航空航天、船舶、電子信息、生物醫藥、高端裝備等制造型企業,推動建設智能制造單元、智能生產線、智能車間、智能工廠,提供重點行業整體解決方案。2.成套設備。重點發展高精度、高可靠性中高端工業機器。加快高檔數控機床與智能加工中心研發與產業化。推進面向復雜市域交通需求的智能盾構機等新型軌交裝備研發與應用。3.關鍵零部件。研制列車信號控制、網絡控制等關鍵系統和部件。突破智能傳感與控制裝備、智能檢測與裝配裝備。開發多軸、高精度高檔數控系統、伺服電機等主要功能部件。

能源裝備。推動新能源裝備產業向高端化、數字化、自主化方向發展。重點發展:1.高效低碳燃氣輪機。研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重型燃氣輪機裝備,開發應用微型燃機與輕型燃機產品系列。2.太陽能發電裝備。提升新型高效晶體硅太陽能電池、薄膜太陽能電池設備工藝技術開發水平和研制能力。3.風力發電裝備。加快發展大型風力發電裝備及其關鍵零部件,突破提升10MW和15MW大型直驅海上風機技術,提升大功率風機整機制造能力。支持企業“風電制造+風場運營+工程服務”一體化發展。4.核電裝備。推動核電研發設計、設備制造、工程承包、建造安裝、運行維護全產業鏈均衡發展。推進三代核電成套裝備推廣應用,做好四代核電技術儲備,釷基熔鹽堆實驗研發達到國際領先水平。5.智能電網。開發支持新能源接入的核心器件,發展新型電網技術。推進超導電纜系統工程應用。突破大規模儲能電池等儲能裝置在電網側及用戶側的應用。6.火電裝備。發展大型煤氣化、超臨界二氧化碳循環等高效清潔煤電技術與裝備。

節能環保裝備。圍繞電機與拖動設備、大氣污染治理、水污染治理、土壤修復治理、資源綜合利用、綠色再制造等重點領域,推進節能環保技術、裝備和產品研制。重點發展:1.高效節能產業。提升發電裝備、余熱回收裝備、太陽能利用裝置的節能水平。發展滿足建筑節能要求的新型節能建材。鼓勵先進節能技術、信息控制技術與傳統生產工藝的集成優化運用。2.先進環保產業。重點發展電子、醫藥等工業行業廢水處理核心技術,研發土壤修復、污泥強化脫水與衛生填埋安全處置、焚燒爐渣及飛灰安全處置、土壤污染監測和應急處理裝備。3.資源循環利用產業。研發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垃圾填埋場滲濾液安全處置、危險廢物和醫療廢物無害化利用處置等技術裝備。研發和推廣基于物聯網的再生資源收運系統,開發垃圾綜合利用的分選技術和設備、廢舊機電自動拆解設備等配套裝備。

(六)航空航天

到2025年,上海民用航空航天產業產值達到800億元左右。加強自主創新,推進民用航空航天產品產業化、系列化發展,加快全產業鏈發展和集聚建設,打造航空航天產業集群。

民用航空。加快大型客機商業化進程,推動民用航空發動機、航空電子系統等核心產品技術攻關和系列化發展,基本形成主制造商引領、優勢供應商集聚、核心配套企業支撐、專業化平臺服務的航空產業體系。重點發展:1.大型客機。推動C919單通道干線飛機完成適航取證與示范運營,逐步實現商業化落地與產業化,啟動C919單通道客機加長型、衍生型等系列化研制。2.支線飛機。加快提升ARJ21-700型渦扇支線飛機生產能力,推動公務型、貨運型等系列化發展。3.寬體飛機。開展CR929遠程寬體客機研制。4.航空發動機。建立健全航空發動機自主發展的技術平臺,打造民用渦扇發動機產品研發制造體系。加快重點型號研制,推動民用大涵道比渦扇發動機長江1000產品研制,開展混合電動推進系統、新燃料推進系統等關鍵技術預研。5.航空設備。加強國內外合作和協同攻關,加快培育產業鏈核心環節配套體系。大力發展物流型智能飛機、低空無人機等通用飛機以及相關系統和設備。

民用航天。做大做強衛星及應用產業,加速衛星應用與空間基礎設施融合發展,全面構建覆蓋星上關鍵零部件、星地系統集成、地面站及應用終端、綜合信息服務、整星研發批產的航天產業體系。重點發展:1.衛星制造。積極發展中低軌、超低軌商業衛星,推動建設柔性化、模塊化、智能化商業衛星制造工廠。加快培育產業配套體系,重點發展通信、遙感、導航、衛星動力、星間高速鏈路等星上載荷供應商,推動核心部件與元器件質量標準建設。2.航天運輸系統。以中低軌發射為切入點,加快推進小型商業運載火箭研制進程。研制具備市場競爭力的中大型商業火箭,逐步形成商業火箭模塊化、標準化、組合化生產模式。開展新型商業火箭、可重復使用商業火箭的研制和技術攻關。3.衛星應用。推動衛星數據共享共用,加快衛星通信、北斗導航、遙感融合應用。發展高精度天線、板卡、電子地圖、位置傳感器等導航定位基礎產品,突破低功耗、小型化、抗干擾、多模多頻聯合定位、高動態高集成、高靈敏度、多傳感器融合等關鍵技術,推動標準化建設。

(七)信息通信

到2025年,上海信息通信產業產值達到3500億元左右。圍繞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推進下一代IP網絡、全光通信設備等通信和網絡產業發展,提升新型顯示自主創新能力,強化物聯網核心技術突破,保持電子設備制造產業穩定發展。

1.下一代IP網絡。重點推動支持基于第六版互聯網協議(IPv6+)規范的路由器、交換機、互聯網關設備等產品的研制、產業化,推進運營商、政府、金融、互聯網等規模應用。重點發展基于400G、智能無損的數據中心網絡產品及下一代Wi-Fi產品的研制和產業化。

2.全光通信設備。重點發展全系列光通信系統設備(接入網傳輸、城域網傳輸、核心網傳輸)和網絡信息安全服務,持續增強核心基礎全光通信器件研發制造能力。

3.新型顯示。推動有源矩陣有機發光二極體(AMOLED)產品市場占有率進一步提升,以金山新型顯示產業基地建設為載體拓展和延伸產業鏈,加大新型顯示材料企業布局。重點發展:蒸鍍設備、光學膜、基板材料、有機發光材料、電子化學品等新型顯示關鍵裝備、材料。加大在AMOLED微顯示、量子點等新技術領域上的布局,搶占未來產業發展先機。

4.物聯網。在工業控制、居家養老、精準農業、產品溯源、能源管理、智能園區、智能交通、公共安全等領域啟動千萬級規模的物聯網應用示范工程,推進物聯網技術與交通融合,推進存量設施信息化提升改造。在無線射頻識別(RFID)、傳感器、物聯網通信芯片、系統軟件、信息安全等核心技術領域實現整體突破,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物聯網骨干企業。

5.電子設備制造。積極支持智能終端代工企業在滬穩定發展,產業規模不低于“十三五”末水平。鼓勵企業加大技術改造投入,開展技術攻關,加快利用工業機器人、人工智能等技術加快數字化、智能化轉型,提升生產制造的自動化、智能化程度。

(八)新材料

到2025年,新材料產業總產值達到3200億元左右,在3-4個關鍵領域進口替代及國產化進程取得明顯成效,培育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細分領域隱形冠軍。重點發展:1.先進基礎材料。鞏固發展超高強韌汽車用鋼、高性能海工鋼、高等級硅鋼等,培育發展耐高溫、抗腐蝕、高強韌的鎳基合金、特殊不銹鋼、特種結構鋼等,完善高端鋼鐵產業鏈配套能力。大力發展高性能聚烯烴、高端工程塑料、特種合成橡膠、功能性粘貼劑、可生物降解塑料等先進高分子材料和電子化學品、高端助劑等專用化學品,提高化工新材料整體自給率。2.關鍵戰略材料。重點發展集成電路與新型顯示材料,推進大尺寸(12英寸)硅單晶拋光片、化學機械拋光材料、封裝材料等的產業化應用,加快4英寸氮化鎵晶圓片、6英寸碳化硅晶圓片、電子級多晶硅及激光晶體材料的研發及示范應用。航空航天及輕量化材料,推進高端高溫合金、碳纖維復合材料等在航空、高鐵、海工等領域的產業化應用,推動航空玻璃、碳化硅陶瓷等的制備和產業化。生物醫用材料,推進可降解聚乳酸材料、骨科植入材料、可降解生物鎂合金、閃爍晶體材料、碳纖維及復合材料的研發和應用推廣,加快3D生物打印、材料表面生物功能化及改性等關鍵技術突破。高端裝備材料,突破百萬千瓦級超高壓變壓器用高磁感極低損耗取向硅鋼和高端無取向硅鋼技術,推進高端涂層材料的產業化應用與推廣。3.前沿新材料。培育高溫超導材料、石墨烯、3D打印等,努力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國際領先的原創核心技術。

(九)新興數字產業

到2025年,以軟件和信息服務為核心的新興數字產業營業收入達到1萬億元左右,培育20家垂直細分領域數字經濟龍頭企業,打造若干個千億級產業集群,全面提升數字經濟發展能級,推動經濟領域數字化轉型。

1.高端軟件。以提升基礎軟件核心競爭力、行業軟件支撐能力為發展重點,搶占技術制高點以及產業鏈和價值鏈高端環節。基礎軟件。重點發展虛擬資源調度、大規模并行分析、分布式內存計算、機器學習算法框架等面向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領域的新一代基礎軟件。著力提升操作系統、數據庫、中間件、辦公軟件等安全可控基礎軟件的成熟度、安全性、可靠性和數據處理服務能力,進一步擴大在黨政機關以及電信、電力、教育、文化等重點行業的市場占有率。工業軟件。大力發展制造執行、生產智能化管理、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等工業基礎軟件以及計算機輔助設計(CAD)、輔助分析(CAE)、輔助制造(CAM)、輔助工藝規劃(CAPP)、虛擬仿真等工具軟件。面向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等重點領域,重點發展嵌入式實時工業操作系統、安全儀表系統、分布式控制系統、組態監控等工業控制軟件,提升智能儀表、工業機器人、測試工具等的智能水平。行業應用軟件。大力發展政府服務、民生服務、金融航運、商貿流通等領域的行業應用軟件,推動行業應用軟件向服務化、平臺化轉型,為用戶提供系統咨詢、規劃設計、在線服務、數據整合分析等一體化服務。重點開發行業應用軟件系統和智能解決方案。

2.數字內容。以推動新興技術與文化創意產業融合發展為引領,培育和發展原創化、多元化、品牌化的數字內容產業體系。數字技術設備。重點突破數字特效、圖像渲染、全息成像、裸眼3D等關鍵技術,大力發展沉浸式體驗設施、無人智能瀏覽、可穿戴設備、智能終端、無人機等智能裝備,加快發展內容制作、傳輸和使用的5G+4K/8K超高清制播設備。數字內容產品。加快超高清VR、游戲、動漫、文學、視聽節目等數字內容產品的創作,培育和塑造一批具有鮮明中國文化特色的原創IP,重點培育專業化的垂直搜索平臺以及滿足用戶細分需求的社交媒體平臺,大力發展流媒體、電子競技、內容分發、微交易、視頻點播等文化創意產業,推動龍頭企業建立原創化、移動化、多元化的數字內容開發生態圈。

3.數字應用。以創新應用為牽引,推動大數據、云計算、工業互聯網、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快速發展,加速經濟領域數字化轉型進程。大數據。重點突破大數據基礎平臺、分布式存儲、分析計算等關鍵技術,加快建設海量數據訓練庫、標準測試數據集、工具庫等行業數據資源平臺,重點培育數據采集、標注、存儲、傳輸、管理、應用等全生命周期產業體系,著力打造大數據供應鏈。云計算。重點突破數據倉庫、云計算平臺、數據挖掘分析等關鍵技術,大力發展云操作系統、云中間件、云數據庫等核心產品,擴大云計算在工業制造、商貿流通、交通航運、金融服務、教育醫療等重點領域的應用,提升智能化、個性化云計算解決方案和應用示范水平。工業互聯網。重點突破工業邊緣計算、工業知識圖譜等核心技術,大力發展面向邊緣層、平臺層、應用層的智能化解決方案和工業APP,建立一批行業級工業機理模型和微服務組件庫,建設一批行業級和通用型工業互聯網平臺,推動“5G+AI+工業互聯網”融合應用。區塊鏈。重點突破智能合約、共識算法、加密算法、分布式系統等關鍵技術,加快建設一批區塊鏈服務平臺,推動區塊鏈在金融、商貿、物流、能源、制造等領域示范應用,構建應用場景,形成區塊鏈應用技術體系和產業生態。

四、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

圖片先導產業也稱未來產業,是指在經濟體系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能帶動其他產業發展,對國民經濟未來發展起引導作用,代表技術發展和產業升級方向的產業。“十四五”期間,上海將結合自身科教資源與產業基礎優勢,謀劃布局一批面向未來的先導產業。

(一)光子芯片與器件。重點突破硅光子、光通訊器件、光子芯片等新一代光子器件的研發與應用,在光子器件模塊化技術、基于互補金屬氧化物半導體(CMOS)的硅光子工藝、光通訊技術、光互連技術、芯片集成化技術、光電集成模塊封裝技術等方面的研究開展重點攻關。力爭實現新一代光子器件在數據中心、超級計算機、汽車自動駕駛、家用機器人、電信設備以及國防裝備等領域產業鏈的顛覆性革新。

(二)基因與細胞技術。推動基因編輯、拼裝、重組等技術發展,構建可生產藥物、化學品、天然產物、生物能源的細胞工廠,推動合成生物學技術工業應用。深化體細胞重編程、人工組織器官構建等技術研發,推動干細胞修復病理損傷、組織器官再生等細胞技術臨床應用。

(三)類腦智能。提升腦科學基礎研究在類腦智能產業的支撐能級,重點突破腦機融合技術與類腦芯片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實現腦機融合技術在難治性抑郁癥、帕金森病、腦卒中等重大腦功能疾病診斷、治療、康復的臨床應用。研發基于憶阻器等顛覆性技術的類腦及神經擬態芯片,實現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和新型信息產業的革新。

(四)新型海洋經濟。重點發展深海資源勘探開發、水下機器人、深潛器、海水淡化等深遠海裝備技術研發和應用。加大對海洋風能發電、海洋能發電機組等研發制造,推進海洋可再生能源利用。大力發展海洋信息服務,探索建立海洋大數據開放平臺,拓展海洋信息數據增值服務。

(五)氫能與儲能。聚焦氫能產業鏈核心技術和關鍵環節,加強工業制氫提純、電解氫等技術的研發應用,著力降低制氫成本、增強氫能供應能力;加強儲氫、運氫相關技術、材料和設備研究,力爭形成小規模示范應用;提高燃料電池核心基礎材料和核心部件自主研發能力;適度超前布局,加快推進加氫站規劃和建設。

(六)第六代移動通信。重點突破新一代信道編碼及調制技術、新一代天線與射頻技術、太赫茲無線通信技術與系統、空天海地一體化通信技術、軟件與開源網絡關鍵技術、基于人工智能的無線通信技術、動態頻譜共享技術等第六代通信(6G)關鍵技術。深度參與國家6G技術專項,研究部署一批科技攻關項目,積極參與6G標準化競爭,在芯片、測試設備、移動終端等領域保持先發優勢。

五、空間布局

打造“兩極兩帶”為主體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空間布局,其中,兩極為張江科技創新極和臨港產業增長極,兩帶為環中心城區的高技術服務產業帶和環郊區的高端制造產業帶。支持各區結合自身特色和優勢,建設戰略性新興產業特色園區。

(一)打造張江科技創新極

加快建設張江科學城,圍繞“科學特征明顯、科技要素集聚、環境人文生態、充滿創新活力”的目標,打造國際一流科學城。加快推進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一批國家級重大創新平臺,持續集聚一流的研究型大學和科研機構,支持企業加快提升技術創新能力。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智能機器人等重點領域,開展原始創新,突破關鍵核心技術,打造科技創新核心策源地,構建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創新極。

(二)培育臨港產業增長極

加快建設臨港新片區,充分利用臨港新片區制度優勢和空間優勢,重點發展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民用航空等產業集群,積極培育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綠色再制造等新興產業,加快引進國內外一流企業,盡快做大做強產業規模和能級,再造一個戰略性新興產業綜合性基地。著力提升科技創新和產業融合能力,整體提升區域產業能級,打造以關鍵核心技術為突破口的世界級前沿產業集群,加快推進建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開放型產業體系,構建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新的增長極。

(三)優化環中心城區的高技術服務產業帶

區域范圍主要涉及中心城區外圈,以楊浦大學城、虹口北外灘、靜安市北產業園、普陀中以創新園、長寧虹橋智谷、閔行紫竹、徐匯漕河涇、徐匯西岸、浦江智谷等為核心區域,重點發展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工業互聯網、科技中介等高技術服務業,增強長三角輻射服務能力,打造成為國內一流、國際有影響力的高技術服務產業帶。

(四)發展環郊區的高端制造產業帶

區域范圍包含3個產業發展軸的H型區域,包括嘉定、青浦、松江、金山等西部長三角沿線高端制造業協同發展軸;寶山、長興島、金橋、祝橋、臨港、奉賢等東部沿江沿灣高端制造業開放發展軸;以及松江G60、浦東S20和S1沿線(涵蓋松江工業區、康橋工業區、金橋、祝橋)的中部高端制造業發展軸。聚焦發展集成電路、智能傳感器、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新材料、生物醫藥、航空航天、高端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智能機器人等高端制造產業,打造成為高端制造業重要集聚區和增長點。

(五)壯大特色產業集群

集成電路產業。打造以張江為主體,以臨港和嘉定為兩翼的“一體兩翼”空間布局,提升張江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地能級,增強臨港集成電路高端裝備制造能力,培育嘉定集成電路新興產業帶。加快研究謀劃在臨港新片區或長三角示范區新建集成電路綜合性產業基地。

生物醫藥產業。高起點規劃打造“1+5+X”生物醫藥特色產業集聚區,包括張江生物醫藥創新引領核心區、臨港新片區精準醫療先行示范區、東方美谷生命健康融合發展區、金海岸現代制藥綠色承載區、北上海生物醫藥高端制造集聚區和南虹橋智慧醫療創新試驗區。支持徐匯、嘉定、青浦、松江、普陀等區發展生物醫藥產業,適時分條件擴充產業集聚區范圍。

人工智能產業。加快建設“4+X”融合創新載體。浦東張江,建設具有國際領先水準的人工智能島,打造全國領先的人工智能芯片產業集群。徐匯濱江,建設西岸智慧谷,聚焦西岸智塔和北楊人工智能小鎮,打造人工智能國際總部基地。閔行馬橋,突出新區開發和產業落地。臨港新片區,加快智能駕駛、裝備制造等產業布局,打造無人駕駛示范區。此外,加快建設市北高新、長陽創谷、虹橋智谷、天地軟件園、青浦西虹橋智慧谷等特色園區。

新興數字產業。依托中心城區及浦東、閔行、青浦、靜安等重點區域,發展5G、工業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各具特色的新興數字產業。圍繞臨港智能制造主示范區以及松江、嘉定、寶山、閔行等智能制造集聚區建設,推進數字賦能制造業態發展。發揮臨港新片區數據跨境便捷聯通制度創新優勢,加快建設國際數據港。優化兩城、一帶、一港金融科技空間布局(兩城指陸家嘴金融城、張江科學城,一帶指楊浦濱江、北外灘、外灘、徐匯濱江,一港指臨港新片區),推進數字賦能金融業態發展。

支持各區結合自身優勢,圍繞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數字經濟、新能源及智能網聯汽車、航空航天、高端裝備、新材料、節能環保、衛星互聯網、北斗導航等領域,建設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特色園區。

六、重大專項工程

圖片以落實各領域發展的重點任務為目標,依托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戰略,針對產業基礎提升、共性技術研發、領軍企業培育等,組織實施六個系統支撐專項工程;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等重點領域,組織實施四個重點領域專項工程,全面提升上海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競爭力。

(一)系統支撐專項工程

1.產業基礎再造工程。以企業為主體,以項目為抓手,重點聚焦基礎零部件/元器件、基礎工業軟件、基礎材料、基礎制造工藝和裝備、產業標準與基礎技術檢驗檢測系統等“五基”領域,集中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圍繞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開展質量攻關行動,實施“接榜掛帥”,加快創新成果轉化,夯實產業基礎能力,提升產業鏈韌性,提高產業鏈自主可控能力。

2.產業創新基礎設施工程。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領域,聚焦技術創新的關鍵環節,布局一批技術水平高、對產業支撐能力強的創新基礎設施,開展開放式、市場化專業服務。重點打造開放共享的醫療大數據訓練設施、電鏡中心、先進醫學影像集成創新中心等產業創新基礎設施,有效支撐重大關鍵技術攻關。

3.創新平臺體系工程。聚焦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三大產業,打造開放協同的重大創新平臺。在集成電路領域,構建以張江實驗室為引領,國家集成電路研發中心等為支撐的“1+4”國家創新平臺體系。在人工智能領域,以人工智能國家級重大創新平臺為引領,圍繞算法、算力、數據,建設計算與賦能等5個開放創新平臺。在生物醫藥領域,以生物醫藥和腦科學國家級重大創新平臺為引領,建設藥品醫療器械技術審評檢查長三角分中心等重大平臺。

4.領軍企業培育工程。聚焦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新興數字產業等重點領域,選擇一批具有一定市場規模和較強創新能力的頭部企業,加強現有投融資、研發、人才等政策的集成支持,針對重點企業實施“一企一策”,推動企業在5-10年內實現主營業務收入和核心技術水平的全面提升,打造若干家世界級科技領軍企業。

5.新興技術示范應用工程。聚焦互聯網醫療、智能制造、社會治理、社區民生服務等領域,打造若干個具有國內影響力的“人工智能+”融合應用示范典型,探索立體感知、全域協同、精準判斷、持續優化的智能體系。促進“AI+5G”、互聯網數據中心、邊緣計算等新型網絡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新模式、新業態發展,推動服務方式、治理模式變革。積極實施產業跨界融合示范工程,創建未來產業先導示范區。

6.支柱工業轉型提升工程。支持傳統行業加快發展新技術、新產品,提升產業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推動鋼鐵和石化企業向新材料產品轉型,加大汽車用鋼、船舶用鋼、高等級硅鋼等產品產出,推動船舶制造企業向價值鏈頂端升級。

(二)重點領域專項工程

1.集成電路重大產線建設工程。加快推動集成電路重大生產線建設,支撐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實現翻一番。重點推進12英寸先進工藝和成熟工藝產線建設,推動特色工藝和第三代化合物半導體重大項目建設,加快12英寸大硅片產線建設。

2.醫企聯合協同創新工程。建設上海臨床研究中心和上海國際醫學科創中心,與醫藥企業合作開展創新藥物和高端醫療器械產品研制。加快轉化醫學大設施運營,為生物醫學技術發展和應用提供服務。建設重大傳染病與生物安全研究院,與醫藥企業合作開展疫苗研發和臨床研究。

3.大飛機配套體系本土培育工程。圍繞航空動力、航電系統、機電設備、復材結構件以及關鍵零部件制造等配套環節,加強與蘇浙皖的產業鏈供應鏈協同合作,加快培育本土大飛機產業鏈供應鏈,在長三角打造大飛機配套產業集聚區。加快建設大飛機“一谷一園”,推動與大型央企、跨國公司、國內科研機構共建一批聯合實驗室。

4.新能源汽車跨越發展工程。加快推動傳統汽車向新能源汽車轉型,推動長三角燃料電池汽車和智能汽車一體化發展,攻克“三電”等關鍵零部件、燃料電池汽車的核心技術。推動重點企業產品向純電動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轉型,培育一批銷售規模百億級汽車零部件企業。

七、保障措施

(一)深化市場機制創新突破

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用好浦東高水平改革開放和臨港新片區建設的制度疊加優勢,加快構建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新型體制,推動實現政策創新突破。制訂新一輪集成電路產業政策,支持關鍵核心技術研發、重大項目投融資、重點產品應用推廣和產業人才培育。制訂促進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政策措施,重點加強創新產品研發支持、強化臨床研究轉化與醫企協同、打響“張江研發+上海制造”品牌。完善人工智能等新業態新模式發展的制度規則,按照包容審慎的原則,放寬新興領域產品和服務準入門檻。優化完善統計口徑,建立科學合理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統計體系。

(二)強化創新人才引進培育

依托重點高校、產教融合創新平臺等,加強戰略性新興產業相關專業學科建設,培育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基礎人才、緊缺人才。充分運用梯度化人才引進政策和特殊人才引進政策,對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重點領域人才引進予以政策支持。加大海外創新科研團隊和高層次領軍人才的引進力度,對于重點企業引進的海外人才,在出入境、停居留方面提供精準支持。進一步下放用人自主權,支持人才合理流動,探索新型研發機構“雙聘”人員制度創新,支持科研人員離崗創業、兼職創新。支持企業通過股權、期權、分紅等激勵方式,調動科研人員創新積極性。

(三)優化金融財稅保障支撐

強化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創業投資引導基金作用,優化基金運作模式,加快推動全面市場化改革,加大對戰略性新興產業種子期、初創期企業的支持力度。深入實施浦江之光行動,完善科創板上市企業儲備庫建設,推動更多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在科創板上市。持續推進優惠利率長期信貸政策,進一步降低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融資成本。進一步推動銀行業金融機構設立科技支行,探索設立專業科技保險公司。用好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政策,完善財政支持方式,推動產業和科技類專項資金聚焦支持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

(四)激發市場主體創新活力

全面提升國有企業創新動力與活力,完善國有企業創新考核激勵制度,深化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持國有優勢龍頭企業聯合民營資本,建立創新聯合體。增強民營企業創新能力,鼓勵支持民營科技企業承擔政府科研項目和創新平臺建設。促進外資企業融入本地創新體系,支持外資企業設立實驗室、研發中心、創新中心、企業技術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支持各類企業設立高水平協同創新平臺,在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領域開展重大原創性關鍵性技術開發。

(五)提升高技術服務支撐能級

圍繞支撐產業鏈創新和重大產品研發的關鍵環節,按照政府引導與市場化運作相結合的原則,建設一批研發與轉化功能型平臺。加強高技術產業服務業能力建設,加快科技中介服務機構組織化、專業化、市場化發展。大力發展技術市場,推動上海技術交易所建成國家級要素市場,提升國家技術轉移東部中心、上海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的服務能級。打造長三角國家技術創新中心,加快構建長三角科技創新共同體,統籌配置長三角戰略性新興產業創新資源。加大力度支持各類孵化器和眾創空間建設,提高科技企業孵化能力,支持科技企業創新創業。

責任編輯:藺弦弦

分享: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