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正文

最高法發布司法解釋規范人臉識別應用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個人信息相關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

據悉,這部司法解釋,是人民法院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維護自然人人格權益,保護人民群眾“人臉”安全的重要規范性文件;是人民法院切實實施民法典,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強化個人信息司法保護,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的有力司法舉措。這部司法解釋的頒布實施,對最高人民法院指導各級人民法院正確審理相關案件、統一裁判標準、維護法律統一正確實施、實現高質量司法,具有重要而現實的意義。

制定出臺《規定》的背景

人臉識別是人工智能的重要應用。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飛速發展,人臉識別逐步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智慧城市建設,小到手機客戶端的登錄解鎖,都能見到人臉識別的應用。在國境邊防、公共交通、城市治安、疫情防控等諸多領域,人臉識別技術發揮著巨大作用。

在為社會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人臉識別技術所帶來的個人信息保護問題也日益凸顯。一些經營者濫用人臉識別技術侵害自然人合法權益的事件頻發,引發社會公眾的普遍關注和擔憂。比如,有些知名門店使用“無感式”人臉識別技術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采集消費者人臉信息,分析消費者的性別、年齡、心情等,進而采取不同營銷策略。

又如,有些物業服務企業強制將人臉識別作為業主出入小區或者單元門的唯一驗證方式,要求業主錄入人臉并綁定相關個人信息,未經識別的業主不得進入小區。再如,部分線上平臺或者應用軟件強制索取用戶的人臉信息,還有的賣家在社交平臺和網站公開售賣人臉識別視頻、買賣人臉信息等。因人臉信息等身份信息泄露導致“被貸款”“被詐騙”和隱私權、名譽權被侵害等問題也多有發生。甚至還有一些犯罪分子利用非法獲取的身份證照片等個人信息制作成動態視頻,破解人臉識別驗證程序,實施竊取財產、虛開增值稅普通發票等犯罪行為。上述行為嚴重損害自然人的人格權益,侵害其人身、財產等合法權益,破壞社會秩序,亟待進行規制。

人臉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中的生物識別信息,是生物識別信息中社交屬性最強、最易采集的個人信息,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一旦泄露將對個人的人身和財產安全造成極大危害,甚至還可能威脅公共安全。據APP專項治理工作組去年發布的《人臉識別應用公眾調研報告》顯示,在2萬多名受訪者中,94.07%的受訪者用過人臉識別技術,64.39%的受訪者認為人臉識別技術有被濫用的趨勢,30.86%受訪者已經因為人臉信息泄露、濫用等遭受損失或者隱私被侵犯。這段時間,人臉識別成為熱門詞匯,社會公眾對人臉識別技術濫用的擔心不斷增加,強化人臉信息保護的呼聲日益高漲。

黨中央高度重視個人信息保護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堅持網絡安全為人民、網絡安全靠人民,保障個人信息安全,維護公民在網絡空間的合法權益,對加強個人信息保護工作提出明確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立足人民群眾的現實需求,以問題為導向,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主動回應人民關切和期待,嚴格依照《民法典》《網絡安全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電子商務法》《民事訴訟法》等法律,吸收個人信息保護立法有關經驗成果,在充分調研基礎上制定了本司法解釋,對人臉信息提供司法保護。

《規定》的主要內容

《規定》的起草,以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嚴格遵循民法典人格權編及相關法律的規定精神,堅持問題導向、需求導向,針對實踐中反映較為突出的問題,從侵權責任、合同規則以及訴訟程序等方面規定了16個條文。現將重點內容介紹如下:

(一)關于適用范圍。《規定》第1條對適用范圍做了明確規定。首先,《規定》適用于平等民事主體之間因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所引起的相關民事糾紛。其次,信息處理者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或者雖然沒有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但是處理基于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均屬于《規定》的適用范圍。再次,涉及的責任承擔既包括侵權責任,也包括違約責任,受侵害的權益既包括個人信息權益,也包括肖像權、隱私權、名譽權等人格權以及財產權。

(二)從人格權和侵權責任角度作出規定。《規定》第2條至第9條主要從人格權和侵權責任角度明確了濫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行為的性質和責任。其中,第2條規定了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行為的認定,針對今年“3.15晚會”所曝光的線下門店在經營場所濫用人臉識別技術進行人臉辨識、人臉分析等行為,以及社會反映強烈的幾類典型行為,該條均予以列舉,明確將之界定為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針對部分商家采用一次概括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不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不合理手段處理自然人人臉信息的,第2條和第4條明確,處理自然人的人臉信息,必須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對于違反單獨同意,或者強迫、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構成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第5條對民法典第1036條進行細化,明確了處理人臉信息的免責事由;第6條至第9條分別規定了舉證責任、多個信息處理者侵權責任的承擔、財產損失的范圍界定以及人格權侵害禁令的適用等。

(三)從合同角度對重點問題予以回應。《規定》第10條至第12條,主要從物業服務、格式條款效力、違約責任承擔等角度對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問題予以回應。針對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以人臉識別作為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出入物業服務區域的唯一驗證方式的,第10條明確,不同意的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請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驗證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針對信息處理者通過采用格式條款與自然人訂立合同,要求自然人授予其無期限限制、不可撤銷、可任意轉授權等處理人臉信息的權利的,第11條規定,自然人依據民法典第497條請求確認格式條款無效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第12條對自然人請求信息處理者承擔違約責任并刪除其人臉信息的情形作了規定。

此外,《規定》第13條、第14條,對相關訴訟程序進行細化規定。第15條至第16條,對涉及個人信息的死者人格利益保護、本司法解釋的施行日期以及溯及力作出明確規定。

答記者問:

最高人民法院出臺《規定》,是如何兼顧權益保護和價值平衡的?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出臺這個《規定》主要是對濫用人臉識別問題作出司法統一規定。“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是本《規定》的制定宗旨。《規定》在起草過程中緊緊圍繞這一宗旨,既注重權益保護,又注重價值平衡。

在權益保護方面,除了剛才介紹的內容之外,《規定》還在如下方面強化對人臉信息的司法保護:一是合理分配舉證責任。《規定》第6條依據現有舉證責任的法律適用規則,以及民法典1035、1036等規定內容,充分考慮雙方當事人的經濟實力不對等、專業信息不對稱等因素,在舉證責任分配上課以信息處理者更多的舉證責任。二是合理界定財產損失范圍。除適用民法典1182條外,考慮到侵害人臉信息可能并無具體財產損失,但被侵權人為維權支付的相關費用卻較大,如果不賠償,將會造成被侵權人維權成本過高,侵權人違法成本較小的不平衡狀態。第8條明確被侵權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以及合理的律師費用可作為財產損失請求賠償。三是積極倡導民事公益訴訟。由于實踐中受害者分散、個人維權成本高、舉證能力有限等因素,個人提起訴訟維權的情況相對較少,而公益訴訟制度能夠有效彌補這一不足。結合人民法院審理個人信息民事公益訴訟相關實踐,《規定》第14條對涉人臉信息民事公益訴訟予以明確規定。

在價值平衡方面,一是注重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平衡。在依法保護自然人人臉信息的同時,第5條在吸收個人信息保護法立法精神的基礎上,對民法典第1036條規定進行了細化,明確規定了使用人臉識別不承擔民事責任的情形,比如,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者緊急情況下為保護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所必需而處理人臉信息的;再如,為維護公共安全,依據國家有關規定在公共場所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等等。同時,第5條通過“兜底條款”的規定,將其他免責事由適用引向民法典等法律。二是注重懲戒侵權行為和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平衡。《規定》充分考量人臉識別技術的積極作用,一方面規范信息處理活動,保護敏感個人信息,另一方面注重促進數字經濟健康發展,保護人臉識別技術的合法應用。為了避免對信息處理者課以過重責任,妥善處理好懲戒侵權和鼓勵數字科技發展之間的關系,《規定》第16條明確了本司法解釋不溯及既往的基本規則,即:對于信息處理者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處理基于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的行為發生在本規定施行前的,不適用本規定。

關于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規定》是如何進行保護的?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鋒: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社會都要了解少年兒童、尊重少年兒童、關心少年兒童、服務少年兒童,為少年兒童提供良好社會環境。”“對損害少年兒童權益、破壞少年兒童身心健康的言行,要堅決防止和依法打擊。”未成年人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關系億萬家庭的幸福安寧,關系社會的和諧穩定。

伴隨著人臉識別應用場景越來越廣泛,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被采集的場景也越來越多,既有線上的,也有線下的。比如,商場、小區、學校等場所安裝的人臉識別系統,手機上帶有人臉識別功能的APP軟件,互聯網上需要進行人臉驗證的平臺,等等。由于未成年人身心發育尚未成熟,社會閱歷有限,個人信息保護意識相對淡薄,加之對新生事物較為好奇,其人臉信息被采集的概率相對較大。據團中央最近發布的《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2020年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達到1.83億,個人信息未經允許在網上被公開的比例為4.9%。在這些個人信息中,人臉信息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更改性,我們可以換手機、可以換密碼、可以換住址,但是我們沒法“換臉”。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一旦泄露,侵權影響甚至可能伴隨其一生,特別是技術歧視或算法偏見所導致的不公平待遇,會直接影響未成年人的人格發展。

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網絡安全法》等法律對未成年人的網絡保護作出了專門規定:如信息處理者處理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的,應當征得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同意;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要求信息處理者更正、刪除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應當及時采取措施予以更正、刪除,等等。從比較法的角度看,歐盟GDPR、美國《兒童網上隱私保護法》等對未成年人個人信息保護也作出了特別規定。

《規定》堅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從司法審判層面加強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保護。按照告知同意原則,第2條第3項規定,信息處理者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必須征得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關于具體年齡,可依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網絡安全法》以及將來的《個人信息保護法》進行認定。從責任認定角度看,第3條在民法典第998條的基礎上,對侵害人臉信息責任認定的考量因素予以細化,結合當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保護現狀,明確將“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為責任認定特殊考量因素,對于違法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在責任承擔時依法予以從重從嚴,確保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依法得到特別保護,呵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當前,部分小區使用人臉識別門禁系統,引發了社會熱議。《規定》第10條對此予以回應,能否詳細介紹一下制定本條的考量因素?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鋒:關于部分小區使用人臉識別門禁系統的問題,我們一直在關注,前期也做了一些調研。伴隨著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場景的不斷豐富,一些小區引入人臉識別系統,用“刷臉”代替“刷卡”,可以說,這是新形勢下小區物業管理的一種創新模式。當前,社會各界對此有不同看法。有意見認為,將人臉識別作為住戶身份驗證方式,是一種智能化管理,可以更精準識別出入小區人員,讓小區管理更安全、更高效。也有意見認為,在錄入人臉信息時,小區物業要求人臉信息和詳細住址、身份信息相綁定,這些信息一旦泄露,可能給個人隱私造成損害。

調研中發現,群眾關心小區物業安裝人臉識別設備,集中在強制“刷臉”的問題上。人臉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小區物業對人臉信息的采集、使用必須依法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只有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自愿同意使用人臉識別,對人臉信息的采集、使用才有了合法性基礎。實踐中,部分小區物業強制要求居民錄入人臉信息,并將人臉識別作為出入小區的唯一驗證方式,這種行為違反“告知同意”原則,群眾質疑聲較大。我們應該擁抱新科技,但同時也要尊重人格權益。小區物業不能以智能化管理為由,侵害居民人格權益。為此,《規定》第10條第1款專門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以人臉識別作為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出入物業服務區域的唯一驗證方式,不同意的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請求其提供其他合理驗證方式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根據這一規定,小區物業在使用人臉識別門禁系統錄入人臉信息時,應當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對于不同意的,小區物業應當提供替代性驗證方式,不得侵害業主或物業使用人的人格權益和其他合法權益。

另外,為更好規范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管理人,防止其將人臉信息泄露或者侵害業主或物業使用人隱私,第10條第2款又進一步明確:“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存在本規定第二條規定的情形,當事人請求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建筑物管理人承擔侵權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這樣就對業主及其他物業使用人的人臉信息形成全面保護。

當前,一些APP通過捆綁授權等不合理方式強制索取個人信息的現象較為突出。對此,《規定》是如何采取司法對策的?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事處處長陳龍業:一段時間以來,部分移動應用程序(APP)通過一攬子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制索取非必要個人信息的問題比較突出,這既是廣大用戶的痛點,也是維權的難點。

為從司法角度規范此類行為,更好保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規定》根據民法典第1035條,在吸收個人信息保護立法精神、借鑒域外做法的基礎上,明確了以下處理人臉信息的規則:

一是單獨同意規則。由于人臉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處理活動對個人權益影響重大,因此,在告知同意上,有必要設定較高標準,以確保個人在充分知情的前提下,合理考慮對自己權益的后果而作出同意。《規定》第2條第3項引入單獨同意規則,即:信息處理者在征得個人同意時,必須就人臉信息處理活動單獨取得個人的同意,不能通過一攬子告知同意等方式征得個人同意。

二是強迫同意無效規則。基于個人同意處理人臉信息的,個人同意是信息處理活動的合法性基礎。只要信息處理者不超出自然人同意的范圍,原則上該行為就不構成侵權行為。自愿原則是民法典的基本原則之一,個人的同意必須是基于自愿而作出。特別是對人臉信息的處理,不能帶有任何強迫因素。如果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做法,會導致自然人無法單獨對人臉信息作出自愿同意,或者被迫同意處理其本不愿提供且非必要的人臉信息。為強化人臉信息保護,防止信息處理者對人臉信息的不當采集,《規定》第4條對處理人臉信息的有效同意采取從嚴認定的思路。對于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迫或者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據此認為其已征得相應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4條的規定不僅適用于線上應用,對于需要告知同意的線下場景也同樣適用。

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在個人信息保護方面還將采取哪些舉措?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楊萬明:個人信息保護關系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關系到數字經濟的健康發展。最高人民法院將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系統謀劃,整體推進,持之以恒抓好個人信息司法保護各項工作。重點抓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將個人信息司法保護融入民法典貫徹實施工作當中。我們將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不斷加強涉及人格權保護特別是個人信息保護的民事審判工作和監督指導工作,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將個人信息保護作為民法典教育培訓、普法宣傳的重要內容,指導廣大法官不斷提高依法審理涉個人信息保護糾紛案件的司法能力和水平;采取喜聞樂見的形式,讓民法典關于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精神真正走進人民群眾心里。

二是全力配合做好《個人信息保護法》立法工作。立足人民法院工作職責,不斷總結審判實踐經驗,緊緊圍繞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內容,積極向立法機關建言獻策。《個人信息保護法》頒布后,人民法院將認真做好貫徹實施工作,確保《個人信息保護法》的新精神、新理念在審判執行工作中落地落實落細。

三是切實加強個人信息司法保護的統一法律適用工作。我們將緊緊圍繞民法典規定精神,堅持問題導向,加大調研力度,及時制定或完善其他個人信息保護民事司法解釋。充分發揮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的優勢,加大個人信息保護方面的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發布力度,切實加強對下業務指導。開展個人信息司法保護專項調研,密切關注司法實踐中個人信息保護所遇到的新情況、新問題,認真總結提煉規律性、經驗性成果,確保法律規則的統一正確適用。

四是持續加強對個人信息刑事犯罪的打擊力度。全國法院要保持高壓態勢,堅持依法嚴懲不放松,進一步加強對相關案件的審判工作,通過依法嚴懲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及相關犯罪,切實維護人民群眾的個人信息安全和財產、人身權益,促進完善國家和社會治理。

責任編輯:藺弦弦

分享: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视频